利用大数据和市场力量解决气候变化难题

来源:Forbes    2020-08-21 15:13:36

关键字: 大数据 气候变化

信息交流可以促进透明度,透明度则孕育有效的市场。

澳大利亚气候科学家Steven Sherwood及他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团队成员上个月发表了一篇学术论文,读起来发人深省。

该篇论文的结果显示,大气温室气体(GHG)的浓度提高一倍(以我们目前的速度计算,我们未来的两代时间内将达到这个水平),全球平均温度很可能将升高大约 2.5摄氏度到4.0摄氏度。

《巴黎协定》里的2.0度门槛并没有什么特别神奇的,但科学研究表明,在2.0度这个水平上我们会开始看到海洋生态系统(即海鲜)和农业生产能力(即其他各种食物)将遭受严重破坏。

因此,如果读者或者您认识的人喜欢每天吃三顿饭的话,那么Sherwood团队提出的最可能温度范围的中点远高于2度阈值,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在过去十年里可再生能源技术的使用在迅速增加,但即便如此快速的增长也无法使我们将温度保持在Sherwood团队计算范围的较低端(或更低一些!)。

我们需要在生产和消费能源、食品和工业投入品方式上做出根本性的转变,才能减少新的温室气体注入大气中以及减少已经存在的温室气体存量。

Joe Madden是Xpansiv CBL控股集团(XCHG)的首席执行官。他提出了一个强有力的观点,他提出,减少新的温室气体流入大气以及最终逆转温室气体的各种要素已经存在。

Xpansiv和Xpansiv CBL控股集团(XCHG)首席执行官Joe Madden

Madden认为,我们只要改变衡量商品内在价值的方式就可以发动一场几乎不可思议的革命,能够降低大气中的碳含量并且维持的气候适宜每天可摄入2000卡路里热量。

我们所要做的是重新启用我们的19世纪市场,将其对接21世纪的技术以及我们对现代环境、社会和治理(ESG)因素的理解。

市场主导转型的关键是数字化普及趋势及其所创造的庞大并且不断扩充的数据池。大数据如何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呢?答案是,为投资者提供令市场有效运作所需的信息。

来看一个典型的例子:汽车上的一箱汽油。当您给油箱加油时,您知道用于提炼汽油的原油是从哪里开采的吗?原油来自哪里对于您或其他地球成员而言完全是不透明的,可能来自艾伯塔省油砂的露天矿,也可能来之北海的深水海底。而在这个渐渐变暖的世界里,消费商品碳足迹透明度的缺乏却是件大事。

从油砂原油提炼的汽油所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几乎是北海原油的两倍。不同生产方法和来源的碳强度是不一样的,但其区别在市场上是不透明的,因此买卖双方都无法展现对一种产品或另一种产品的经济偏好。

市场在缺少信息的情况下无法做其最擅长的事情:将更多的资源分配给更好的产品。

利用Xpansiv的技术,汽油商品储罐变成了多维的“数字原料”, 数字原料是一种数字资产,包含了有关该汽油制造方式的信息。 

这个特定的例子涉及到原油和汽油,但实际上,对于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用到的所有商品(食品、钢铁、木材、电力等)而言,道理是一样的。

说起来有点令人沮丧,因为令市场参与者能够做出重要区分的许多数据其实已经存在了,物联网(IoT)技术、大数据以及工业流程数字化趋势提供了这些数据。

生产者捕获了实时生产数据和其他辅助指标数据,数据聚合商则收集这些数据。不过,由于商品市场的结构是面向标准化的不可区分商品(例如“2号黄玉米5,000蒲式耳”),因此商品市场无法接受和处理多维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的英文缩写)因素数据(例如,所用肥料的碳足迹、灌溉田地所需的能量、到达存储和加工设施的路程等等)。

在19世纪里,模拟市场的结构最后发展到买卖双方不能查看、评估其交易商品并做出经济决策。要建立健康、高效的市场这个法子行不通。

Madden共同创立的Xpansiv(去年与CBL Markets合并成立了XCHG)以提高商品生产过程的透明度并提高商品市场的效率为目标。Xpansiv可以为任何商品开发数字原料,例如燃料、农业、材料等等。

Xpansiv将商品玉米棒和生产中涉及到的基本ESG因素连在一起。农民出售玉米,但也可以出售转换成Xpansiv数字原料的数字资产。

Xpansiv旗下有个新生代注册中心,该注册中心将商品产品的定义进行了扩展,包括了ESG因素。

Xpansiv将来自IoT的ESG相关商品生产数据和大数据工具连在一起,并将这些信息在注册中心储存为名叫“数字原料”的数字资产。数字原料和其他任何资产一样,由生产方(例如,玉米种植者或石油钻探者)拥有。

初看之下,“数字原料”概念好像平平无奇,但对于市场人士来说却是个神奇的东西,可以说是现代点金术。

数字原料将那些不可区分的商品转换成多维资产。完整和有效的市场有三大必备要素。数字原料完成了其中的两个:1、创造了一种有价值的产品(数字原料)2、 费最小的周折(换言之,数据是自动组装的,您不必雇用那种拿个小本子的工程师坐在那里检查仪表和抄数字)。

释放市场力量的第三步,也是最后一步,就是建立市场。

建立市场这一部分由XCHG的CBL Markets负责,数字原料在CBL Markets那可以和基础商品分开进行交易,或是根据买家需要。在交付时根据基础资产的不同将数字原料与实物商品捆绑在一起。

Xpansiv使得生产者可以生成数字原料; XCHG则为生产者提供了销售数字原料的市场。

在这个迅速变暖的世界里,限制碳排放是有实际价值的,数字原料产品可以让市场参与者确切地知道价值的大小。

优质产品胜出。劣质产品消亡。这就是良性市场的强大力量。

而且,商品生产者现在可以借助XCHG用两种方式产生收入:自己生产商品或生产与商品相关的数字原料。数字原料直接提高了生产商的利润,有点碳税反面的意思。拥有优质数字原料的生产商不会从经济上向低效的生产者征收碳税,而是产生更高的利润。

对于那些处于碳强度受到监管的市场中的商品生产商和消费者(例如,加利福尼亚州或欧盟),生成和“淘汰”数字原料的能力可以提供检查生产商是否满足监管要求的新方法,这可以在经济上创造上行空间及降低下行风险。

善良的读者到这里可能已经在想:“好啊,太好了。数字原料这东西不错,可以像碳信用额度一样进行交易。然后呢?您不是说有个大革命以及温室气体排放量大减吗,您说的这些怎么让我想起了比特币啊!

数字化导致我们的日常生活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革性变化,有时候我们会忘记这些变化有多大。这是个事实。

音乐产业可以说是一个完美的例子。音乐产业销售至1999年达到顶峰,同一年里数字服务Napster诞生了。在顶峰出现的十六年后,音乐行业的销售额下降了三分之二以上,从约210亿美元降到不足70亿美元。如今,流媒体已经取代了绝大多数以物理或数字形式购买的音乐。

现在没有人花时间在唱片店里翻看专辑,数字化和消费者的选择导致范式转变,其威力如此之大,这是个完美的例证。

水泥生产是个巨大的温室气体排放源。谁不想整个类似Napster的东西降低水泥生产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呢?图中像欧元符号的即为数字原料标记。 

Madden持有的立场是,如果我们可以释放这种市场威力,创建数字资产令制作商和消费者拥有更大的可见度和选择权,我们也可以迎来与音乐行业相同的巨大转变,产生无限的影响。

读者可以去IPCC网站了解一下,如果碳排放量在16年里减少了三分之二(或更多)意味着什么,三分之二这个数字是唱片纪录的销售下滑量。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这种根本性的转变。Sherwood团队的研究表明,而到目前为止,现存的增量措施为我们能做到的太少了。

笔者去年夏天写了一篇文章,讲我与Oxy Low Carbon Ventures的高管进行的一次令人耳目一新的对话,内容涉及到他的公司在直接空气捕获(DAC)先驱工作的碳工程(Carbon Engineering)上的投资。该位高管当时就设想有一天可以在一个开放的市场上交易有限且可重复使用的全球碳库,进而将其转化为不同的最终产品,如塑料、喷气燃料或化肥等等。

我与Madden交谈时提到了与Oxy高管的对话,Madden告诉我,与我交谈的那个Oxy人士实际上是XCHG最近的最重要的投资者之一。半年前,Oxy的碳故事吸引了我,而且还有一张非常大的支票的后续故事。我要说,是时候跟着精明钱走了。

Oxy和Madden以及笔者都知道,如果市场的结构合理,市场就有能力从根本上重塑各种范式。为了人类的不断繁荣,我们一起努力吧!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北京第二十六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至顶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39648号-7 京ICP证161336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500号
    举报电话:13070156560 举报邮箱:jubao@zhiding.cn 安全联盟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