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

行者学院 转型私董会 科技行者专题报道 网红大战科技行者

知识库

知识库 安全导航

至顶网软件频道应用软件谷歌DeepMind和NHS携手进军人工智能医疗

谷歌DeepMind和NHS携手进军人工智能医疗

  •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至顶头条

业界人士一直以来都认为人工智能(AI)可在医疗上赚大钱: IBM当年面向企业推出Watson时,最早的商业试验就是癌症治疗。

作者:杨昀煦 来源:ZD至顶网软件频道 【编译】 2017年4月5日

关键字:DeepMind 医疗行业 人工智能 谷歌

 谷歌DeepMind和NHS携手进军人工智能医疗

谷歌DeepMind用头部和颈部扫描资料初试牛刀。

业界人士一直以来都认为人工智能(AI)可在医疗上赚大钱: IBM当年面向企业推出Watson时,最早的商业试验就是癌症治疗。

健康和人工智能似乎颇为合拍,其原因是多方面的。

原因之一很简单,世界各地的医疗机构尤其是英国的医疗机构都需要省钱,所以,只要人工智能自动化能够减少临床医生的工作量就存在节省费用的可能。

更重要的是,多年来对大量医疗数据的积累,如测试结果、扫描、看病笔记、跟进细节等等,而其中大部分数据是是非结构化的。对于AI公司来说,这意味着这些海量资料可用于训练人工智能系统,而另一方面,医疗服务提供商则有需求将大量的数据进行组织并将其变成有用的信息。

NHS(英国国民保健机构)面临低成本提供更好的医疗保健的压力,人工智能的诱惑是难以抗拒的。

以谷歌子公司DeepMind与莫菲尔眼科医院(Moorfields Eye Hospital)及伦敦大学学院医院(UCLH)信托

之间达成的协议为例,两个协议为未来铺平了道路,以后的日常扫描排查将由算法完成,不再由医疗专业的人工完成,因此临床医生可以将更多的自由时间花在患者身上。

两个协议为以后更多地使用人工智能奠定了基础,NHS提供的数据可用于DeepMind训练医疗算法。莫菲尔眼科医院一百万份眼睛的扫描资料以及相关信息将被输送给DeepMind软件,以期教会DeepMind软件以后如何从这种扫描里查出眼睛疾病。

根据UCLH的协议,UCLH将为DeepMind提供700份头部和颈部癌症扫描资料,要做的是看人工智能能否用来做“分割”。所谓的分割是指利用病人的扫描资料在放射治疗期间划分需治疗和避免放射的区域,该过程十分耗时。目前,分割过程需时四小时,DeepMind和UCLH信托称利用人工智能后分割过程的时间可减至一小时。

DeepMind和NHS的交易哪一方获益最大目前尚不清楚。莫菲尔医院的扫描资料使得谷歌子公司DeepMind可以提高旗下系统的商业可行性,准确性提高后就可以用于检测特定的眼疾,相应的软件可以推出商业版本,成为医院的必备软件。不过,记者根据信息自由法获取了有关资料,资料表明,DeepMind和NHS并未就训练完成后推出软件达成协议,莫菲尔医院交给DeepMind的数据会经过处理,DeepMind只会支付莫菲尔医院员工处理数据的时间。

DeepMind和UCLH的合作模式也类似,记者根据信息自由法做了查询,UCLH的回应为:“ UCLH 和DeepMind之间的合作主要是研究工作,以发表研究结果为目标。目前尚无进一步的发展计划……DeepMind对于访问UCLH数据不会提供更多的经济补偿。DeepMind只支持UCLH员工用于消除私隐信息和安全传输数据的时间。”

莫菲尔医院和UCLH均明确表示,数据控制权在自己手里,扫描资料的所有权仍然是自己的,而不是属于DeepMind。DeepMind方面则会指定数据护卫官,以控制谁可以访问扫描资料,而且在合作协议结束后会毁灭数据。

DeepMind在管理数据、确保数据清白的工作可能是由DeepMind之前与皇家自由NHS信托的合作导致的,当时DeepMind对病人数据的处理手法而备受诟病。

当时有媒体爆出消息指DeepMind取得160万人的资料,包括有关急性肾损伤的数据和其他相关数据,消息出来后,信息专员办公室开始调查两家合作有关的安排。最近的一篇学术论文也对算法时代谷歌DeepMind和皇家自由NHS信托两家机构提出批评,文章称“DeepMind和皇家自由NHS信托的合作缺乏透明度和开放性”, 文章还指,“如果DeepMind和皇家自由NHS信托一开始及在整个过程中均致力于与患者沟通,如通过电子邮件或信件的方式沟通,后来的影响就会减小。”

皇家自由NHS信托去年与DeepMind签下协议,当时曾宣布将启动名为Streams的应用程序,用于排查可能有急性肾损伤风险的人群。DeepMind系统通过密切监视病人的血液测试结果和其他数据,在患者的病情恶化时通过手持设备上的Streams应用程序提醒临床医生,从而辅助医务人员采取预防行动。

皇家自由NHS信托告诉记者,该系统于今年1月首次使用实时病人数据。约40位临床医生将在系统推广的第一阶段使用Streams应用程序,“Streams应用程序首先将在皇家自由医院推出,并会在旗下所有医院推出。”

DeepMind与帝国信托(The Royal Free)合作协议的步子就要慢得多:帝国信托宣布谷歌交易时只表示注册了一个API,该API使得数据可以在电子病历系统和临床应用程序之间迁移,这些应用程序可以是DeepMind或其他公司的应用程序。

帝国信托倒是提到,该协议对于最终推出Streams程序也是有效的。帝国信托在回应记者查询时表示说,帝国信托将于四月或五月推出Streams应用程序试点,试点计划目前正在走技术和临床批准等管治程序。

帝国信托表示故此不能提供其他细节,如试点的地点及员工数字,但也提到试点会“在有限的环境里进行,并会与现有的响应步骤和程序平行推出”。

在功能方面,帝国信托似乎也不是跟在皇家自由后面走,帝国信托表示,最初的部署不会用于警报设备,故而在员工对警报作出反应时并无目标个体。

比较有意思的一点是,DeepMind是一家大名鼎鼎的AI公司,但Streams里却并无人工智能的影子,帝国的网站对这一点有以下明确的描述,“该合作不涉及人工智能技术,本公司和DeepMind之间的协议不允许使用人工智能。”

据Gartner分析师Anurag Gupta介绍,Streams与标准的分析软件更接近,并非人工智能分析软件。

他表示,“Streams现在这一刻与人工智能毫无关系。Streams主要是从几个不同的系统收集信息,在此基础上然后再用上NICE系统里的专有算法……Streams以易于理解的格式展示从多个系统得到的信息。用到的是常识。Streams更像是商业情报。”

DeepMind与英国的保健服务似乎已经爆出了不少的头条新闻,其中许多是负面新闻,但毫无疑问,我们还会见到更多人工智能医疗、特别人工智能医疗用于英国国民保健的新闻。据坊间传闻,非AI的Streams应用程序已经为护士节省了许多时间,如果这些系统再用上人工智能的话,潜在的好处会更大。这些系统只要使用得当,再加上适当的数据管治、病人的支持及AI供应商之间的竞争,就可以将临床医生从日常繁琐的工作里解放出来,因而大有可能帮助NHS提供更好的病人护理服务。

Gupta 表示,“在短期内,我们的技能和AI的技能是互补的,人工智能系统可以做得很好的事情包括:处理大量的信息;在一个狭窄的领域里从大量的信息里获取有用的资料;完成大量重复的事情,这些都可以通过人工智能完成,而人类的技能则可以以人工智能为基础,因为我们人类擅长从信息里推断出上下文的东西。”

他还表示,对疾病的诊断 “一部分是科学,一部分是与艺术”。人工智能可以提供前者,而只有人类智慧才能二者兼顾。

  • 科技行者:每条内容都是头条的新闻客户端 扫码立即下载

邮件订阅

如果您非常迫切的想了解IT领域最新产品与技术信息,那么订阅至顶网技术邮件将是您的最佳途径之一。

重磅专题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