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

行者学院 转型私董会 科技行者专题报道 网红大战科技行者

知识库

知识库 安全导航

至顶网软件频道当VMware云遇上AWS:各供应商与合作伙伴正权衡其中的机遇与风险

当VMware云遇上AWS:各供应商与合作伙伴正权衡其中的机遇与风险

  •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至顶头条

尽管宣称将于今年夏季推出,但目前VMware Cloud on AWS的发布时间仍未确定。两家巨头企业的渠道合作伙伴仍在对该产品进行评估,并期望了解更多相关信息以决定是否有必要为其投入资源。

来源:至顶网软件频道 2017年7月19日

关键字: VMware AWS

  • 评论
  • 分享微博
  • 分享邮件

至顶网软件频道消息:

尽管宣称将于今年夏季推出,但目前VMware Cloud on AWS的发布时间仍未确定。两家巨头企业的渠道合作伙伴仍在对该产品进行评估,并期望了解更多相关信息以决定是否有必要为其投入资源。

其中蕴藏的市场机遇值得肯定——在企业高管团队直接授权的推动之下,各类企业正在迅速地应用云计算,同时亦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在积极寻找最易于实现的迁移途径。

然而,从供应商与渠道合作伙伴的角度看来,关于该项虚拟云服务的发展前景乃至最终命运,则在很大程度上由以下几项因素决定:目前尚未公开的价格、客户的AWS功能集成程度以及其购买的渠道。

该混合云服务属于一款由虚拟巨头负责销售、支持及管理的纯正VMware产品。然而部分合作伙伴(要求保持匿名,以免危及其与供应商的关系)表示,该产品会降低入有工作负载面向公有云环境的迁移难度,因此可能对现有VMware产品构成威胁。

“长期风险在于,他们将部分VMware业务外包给了Amazon,” 某AWS合作企业的CTO表示。“如此一来,其中一部分业务最终将不可避免地转化为Amazon原生服务。”

尽管这一合作联盟能够在短期之内满足部分虚拟业务客户的迫切需求。但从长远来看,其恐怕将成为一种“逆向特洛伊木马”般的严重事故。

不过VMware公司认为并不存在此类隐患。

VMware公司云计算产品副总裁Mark Lohmeyer 在回应媒体提问时表示,“我们与我们的合作伙伴AWS密切合作,并规划出这样一项引人注目且极富竞争力的服务,相信其将为客户带来价值。当客户获得该服务带来的价值后,将不会再选择其他产品。”

一位来自某VMware合作企业的CEO在接受访问时称,这项新的战略关系只会推动VMware发展出更为丰富的多云管理与业务流程策略。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这笔交易将使VMware公司成为内部部署与多云混合动力领域之间的“粘合剂”。

 “对于VMware而言,这是一场精彩的表演,”他进一步补充称。“VMware的总体战略为‘若你不能战胜对方,那么就加入他们。’具体表现在市场层面,VMware公司意识到其将无法在云领域战胜AWS,因此才会选择与AWS合作。”

该CEO指出,尽管带来的回报相对有限,但具体合作关系却与VMware同IBM、微软以及其他云供应商的合作类似,即“与这些平台建立技术对接”。

去年10月,当AWS首席执行官 Andy Jassy携手VMware首席执行官Pat Gelsinger共同宣布两家公司的合作时,立即引起了业界人士的广泛关注。当时,这两家公司的合作伙伴表示,此次合作既出人意料又不可避免——世界最大的公有云与私有云供应商最终找到了一种携手创造更好服务的方式。

几年前,2013年,VMware 曾推出过自己的公有云方案。然而,这项名为vCloud Air的服务未能获得成功。由于该项服务即将消亡(最近虚拟巨头将遗留部分出售给了法国云供应商OVH),VMware当然迫切需要成功进军公有云市场。

对于减少私有云用户在迁移其基础设施方面所遭遇的难题而言,AWS亦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

对于这项合作服务而言,其市场动机也相当明确。

云管理软件供应商RightScale公司客户成功副总裁Bailey Caldwell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大多数企业都拥有一项终极目标,即将存放于其数据中心内的内容迁移至云端,” 这些云采用任务在政府部门甚至更加严格。Bailey Caldwell称,“美国政府正是其中的典型。”

一位来自某大型AWS合作伙伴的高管表示:“企业需要节省资金,所以才决定全力摆脱数据中心并进军云端。”

IT部门亦因此感受到了压力。对于随时可能出现的工作负载重新设计等任务,IT人士并不自信。而无法完成任务的原因在于,他们往往缺乏相关专业知识或没有多余资金聘请专业顾问;又或是无法舍弃其所熟知的各类VMware工具,例如vRealize、vMotion与powerCLI。

尽管有这些担心,但对于很大一部分的企业与机构而言,内部基础设施的资本支出仍然不断被云计算运营经费所取代。

这位托管服务主管在接受采访时称,一些运行“大型VMware农场”的客户将VMware Cloud on AWS作为进入云计算的一条最为易行的路径——即使在这套云解决方案“无法为您提供全部收益”。

在4月于旧金山举行的AWS峰会上,AWS公司解决方案架构师Paul Bockelman对客户的普遍观点作出了总结。

Bockelman在演讲时向与会的合作伙伴与客户强调称,客户——特别是政府部门——发现自己还未做好重新构建应用程序的准备,并且他们认为:“这项服务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将工作负载移至云端的机会,且仍然允许我们继续使用多年以来的传统运行方式。”

VMware公司的Lohmey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该产品的目标在于支持“多种有价值的客户使用案例”,而非仅仅实现由内部部署到云端的业务转移。Lohmeyer补充称,其中具体包括应用程序开发与测试、应用迁移与灾难恢复等等。

两家供应商的渠道合作伙伴指出了促使该联盟形成的另一个驱动力,即微软Azure已然成为二者共同的竞争对手。

该合作伙伴表示,以OVA文件形式进行存储的VMware虚拟机能够在无需修改的前提下轻松迁移至微软Azure云当中,并随时被转换为Amazon Machine Images(简称AMI)镜像形式。“对于Azure,迁移工作可谓毫无压力。”

面对着微软拿出的这种极具易行性的云迁移方案,VMware与AWS皆感到压力很大。

然而这种敌对关系可能将很快消失——VMware公司最近与微软达成了一项协议,即在Azure上提供VMware的桌面即服务方案Horizon Cloud。

虽然由Amazon云承载的VMware环境的推出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来自微软的紧迫挑战,但企业恐怕只会将其作为一种权宜之计——或者说更大规模云迁移项目之前的开胃小菜。

随着时间的推移,VMware许可过期将成为该服务面临的直接拐点。

各合作伙伴表示, VMware公司此次发布的全新云服务是否能够为客户带来更出色的使用感受或者取代对工作负载的重新构建,主要取决于几基因素——而首先就是价格。

由于各合作伙伴都还未拿到最终服务价目数据,所以目前还很难评判具体成本将会给客户对VMware服务的接纳程度抑或是全面投身AWS的决策产生怎样的影响。

另一个因素则是客户采用AWS原生服务的实际水平。这位托管服务主管称,“如果客户希望在新环境下尝试一些新功能,但却发现VMware并不支持此类新功能,那么客户无疑会转而选择使用AWS提供的原生服务。”

作为与两家公司皆拥有密切合作的技术供应商CEO,一位合作高管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两家公司的工程团队在整合平台方面投入了大量精力。

该项前沿技术的成功“可以促使客户长久使用AWS,而不会从虚拟机转向AMI,” 该CEO称。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Amazon方面将会收紧与VMware之间的长期合作”。

对于VMware打造的这套新环境而言,另一大负面因素在于客户往往低估了云迁移项目的实施难度——实际上,此类项目的难度往往远超客户们的预期。

来自某AWS合作厂商的一位CTO表示,VMware可能会指望客户“明确其中的利害关系,意识到并不值得投入大量资源与精力以进行100%的云原生业务迁移。”

然而,如果这种思路其实并不准确——相当一部分客户将会很快“厌倦混合云,并最终决定只选择AWS。”该CTO补充称,这种情况很可能在未来三年内全面出现。

RightScale公司的Caldwell将这项服务描述为一种对数十年来始终持续的陈旧实践的“过时外包”。 Caldwell甚至强调称,这并不能算是真正的云转型。

Caldwell表示,“云代表着对IT服务的交付方式、弹性以及创新优势的实现的彻底颠覆。所以任何简单将VMware负载迁移至AWS数据中心内,同时关闭内部或既有设施的作法,并不能算真正的云迁移。”

这位与两家公司皆有密切往来的合作伙伴在接受采访时表示,VMware方面不应依靠其虚拟平台的工具与接口强行引导客户使用这项新服务。尽管这些功能都很受欢迎,但只有10%到20%的客户强烈希望继续加以使用。

“只有拿出一种将工作负载100%迁移至AWS的途径,且保证其不会产生任何‘VMware技术债务’,才会对客户产生巨大甚至无法拒绝的吸引力。”

科技行者:每条内容都是头条的新闻客户端 扫码立即下载

    • 评论
    • 分享微博
    • 分享邮件
    邮件订阅

    如果您非常迫切的想了解IT领域最新产品与技术信息,那么订阅至顶网技术邮件将是您的最佳途径之一。

    往期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